有生之年不相遇

2020-01-14 14:25:00

《有生之年不相遇》的男女主是喻色墨靖尧,是网络作者瑟瑟爱原创作品,挽竹文学为您提供有生之年不相遇在线阅读。小说段落试读:还有,这么些年,因为她在家里排行老小,她爸她妈就没给她买过新衣服,穿的都是喻颜喻沫穿小了的或者穿旧了的衣服。

《有生之年不相遇》内容精选:

“不会,都是最好的材料,测过甲醛没问题了才送过来的。”宿管阿姨也是支持宿舍重新装修的,不然太老旧了。

喻色点点头,就觉得这些装修材料一定很贵。

不过贵不贵都不关她的事。

喻色一身美美的回到了宿舍。

有点舍不得脱下身上的新衣服,也就周末能穿一下,平常周一到周五,周日晚上是一定要穿校服的。

还有,这么些年,因为她在家里排行老小,她爸她妈就没给她买过新衣服,穿的都是喻颜喻沫穿小了的或者穿旧了的衣服。

这是她有记忆以来的第一套新衣服。

想到是洛婉仪买给她的,喻色对洛婉仪的坏印象稍稍的改观了一点点。

等下次见,一定要告诉洛婉仪就从她的薪水里扣除衣服的费用。

她不白拿墨家的东西。

一整个白天,温书的喻色时不时的想起墨靖尧,她不陪他,也不知道他气色是更好了还是又差了。

快到晚自习的时候,宿舍的人都回来了。

杨安安一进宿舍就扑到了喻色的身上,“听说你姐接你去墨家了,见到我男神了吗?”

“见到了。”

“哇哇,那你有没有向他给我要一张签名照?”

“没有。”昏迷不醒的墨靖尧实在是不适合拍照,不然她就给杨安安弄一张也没所谓。

甚至于她此时都在想,就凭墨靖尧在女生心中不输一线流量明星的地位,她将来是不是可以多搞点墨靖尧的照片拿来卖呢。

嗯,也不失为发家致富的好办法。

这个应该可以有。

但就是要等等,等墨靖尧醒了,她一口气偷拍个几十张。

因着自己损耗的五脏六腑需要修复,喻色每天都必须抽时间来练九经八脉法。

所以,干脆就在练功的时候去墨家陪伴墨靖尧。

在他身边练,效果特别好。

比自己在学校里练习可是事半功倍的效果,而且,她和墨靖尧在卧室里只有两个人,宿舍人多,被发现她练功她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陆江每天都来接她,喻色原本反对的,可是她一个高三的学生,时间真的太宝贵了,不过,她只同意陆江把车停在学校旁边的自选超市前。

反正,绝对不能让启美一中的学生发现她每天去墨家。

虽然她走到自选超市前要耗费一点时间,但是这样安全,而且很保密,没有人会猜到她每次出去都是去了墨家。

而她,已经成了墨靖尧卧室里出入自由的唯一的非墨家人了。

还有,不知道是不是洛婉仪的原因,启美一中高三部所有班级的课程表全都改了。

居然比高一高二还更人性化,每天下午只上两节课,剩下的一节自习课由学生自主完成,不强迫上课,也不反对上课,而她正好在第三节课的时候去墨家。

还有晚自习的时间也比之前晚了半个小时。

高一高二的学生羡慕嫉妒死了。

但是,高三学生的家长们却纷纷找到了学校。

不过,校长就一句,这是上面的命令,就再也不回复了。

周五下了晚自习,家长们都是开车接走了自家的孩子,然后周日晚再把孩子送到学校上晚自习。

周末两天,都是恨不得能给孩子补充多少营养就补充多少营养。

甚至于还疯传了一个高三学生的每周食谱。

喻色没转,她收到也没用,从她离开家,她爸她妈一个电话都没有。

宿舍的人都走了。

喻色无聊的躺在床上看书,莫名的,脑海里就闪出了墨靖尧那张俊脸,才接触几天而已,她发现她现在每次去墨家,都会看着墨靖尧发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原因,他气色越来越好,仿佛下一秒钟就能醒过来似的,可她明白除非她的九经八脉法练成了才有可能。

但那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不可速成。

明天周六,她会去看他的。

每天去看他,已经养成了习惯。

不是因为洛婉仪,而是因为她和他一起死一起生。

喻色正发呆的想着墨靖尧,宿管阿姨的大嗓门突然间就传了过来,“喻色,你爸你妈来接你了,赶快下楼。”

喻色微怔,半天才反应过来,趿着拖鞋冲到走廊,真的看到等在楼下的喻景安和陈美淑。

一颗心突然间就酸酸涩涩了起来。

她才发现,她当初表现的一点也不在乎那个家,现在全都不值一提。

她还是有点渴望喻景安和陈美淑的关爱的。

总是亲妈亲爸,所以喻色只迟疑了一下,就换了衣服迅速的下楼了。

可真的到了楼下,她的脚步又慢吞吞了起来。

喻景安眼尖,一眼就发现了她,“喻色,这里,我和你妈接你回家。”

“我不想回家。”虽然有点小期待,不过喻色还是有点小性子。

“还在生爸妈的气吗?”

喻色没吭声。

“要是还在生气的话,不回家也行,爸妈带你去外面吃一餐好的,不然总吃食堂没营养。”喻景安笑着说到。

一听说要请她吃大餐,喻色一下子就警惕了起来,莫名的就想起上一次吃大餐的后果就是被配了阴婚。

眸光下意识的扫过周遭,不远处的一株树下,有一道影子探头探脑的正往她这个方向看过来,忽而发现她正看过去,那人立刻藏到了树后。

喻色突然间起步,大步流星的朝着那株树走去,“喻沫,你出来,爸妈都在这里,有什么想说的想问的直接说直接问,不必装神弄鬼。”

还以为喻景安和陈美淑是真的来接她回家过周末,现在看来,就是喻沫的主意。

她这一嗓,喻沫藏不住了,闪身就冲了出来,拉了拉陈美淑的衣角。

陈美淑便道:“喻色,既然你发现你姐和我们一起来了,我们也就不拐弯抹角了,说吧,你是怎么让墨靖尧气色越来越好的?”

这一刻,她连饭都懒着请喻色吃了,直奔主题,得到答案就离开,那眼底眉梢全都是对喻色的不屑,她才没有这个女儿。

她来只是为了女儿喻沫。

喻色心口一恸,踉跄的后退了一步,然后,一言不发的走进了宿舍大楼。

“喻色你给我站住。”

“你个杀千万的,有这样对自己亲生父母的吗?”

“喻色,你回来。”

喻景安和陈美淑不停的喊她回去,可那声音却让她脚步越来越快,用跑的冲回了宿舍,盖上被子眼泪就流了出来。

这一哭,直哭了一个多小时。

直到被子里实在闷的慌,喻色才拉开了被子。

宿舍楼外,已经安静了。

应该是见她不回应,喻景安陈美淑还有喻沫算是死心的离开了。

手机突然间的响了,喻色还以为是喻沫发的短信,慢吞吞的拿起,打开,随即整个人都怔住了。

陆江发来的短信。

就五个字。

“墨靖尧醒了。”

来源:挽竹文学

推荐新闻

深圳热线 版权所有 © 1997-2019
粤 B2-20080137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粤ICP备08035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