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蹭妻子病房氧气幸存事件始末曝光 6位朋友相继去世

2020-02-14 11:52:00来源:南方都市报

武汉夫妻生死劫:丈夫蹭妻子病房幸存 6位朋友去世

丈夫吴海蓝是职业音乐人。

喜欢唱歌的张小薇参加了一个有60多人的业余合唱团,团员绝大多数都是喜欢唱歌的退休老人。每周二和周五下午,他们请老师来上课,年底会举行隆重的演出活动,自娱自乐。

1月4日和5日,又是年终演出的时间。这是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周末。60人的合唱团,在武汉黄陂区的一个山庄里,度过了欢乐的两天一夜。彼时,他们并不知道武汉已经出现了一种传染性非常强的病毒,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初谁是第一个被病毒感染的人。

一切看似如常。高密度聚集性活动,合唱时的大量飞沫,恰恰是这种病毒传播的最好条件。噩梦就此开始。事后张小薇得知,合唱团里面共有十多位团友被感染新冠肺炎病毒,有3位已去世,1位下落不明。“联系不上的,估计也没有了,其他有的还在住院,有的也已经出院了。”

头痛入院以为是重感冒

从山庄参加完演出回来的张小薇,在起初的几天没有任何不适,只是想着做什么好吃的招待即将回家的女儿吴小小。

吴小小是武汉音乐学院大四学生。尽管一家人都在武汉,但吴小小一直住校。“一个月都经常见不到人”,张小薇说,1月8号,学校放寒假,吴小小打算回家。

原本想和女儿多说说话,可这个“长得好看的小懒虫”每天为找工作的事情忙得不亦乐乎,几乎每天都早出晚归。

1月11日,张小薇感到头疼,没有在意。第二天情况更严重,她想着忍忍或许就过去了。第三天,实在忍受不了,就到楼下的卫生院去打了一针。

张小薇觉得自己得了重感冒,按照原来的经验,买点药吃就过去了。这一次,她打完针之后,头痛更为厉害。

吴海蓝赶紧带她来到附近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发热门诊已经有大量排队等候看病的患者。医务人员告诉她们,如果要在这里排队看病,估计要等四五个小时。

看着妻子痛苦的样子,吴海蓝让朋友帮忙联系了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就在他们等待挂号的时候,张小薇已经站不稳了。“我赶紧找了一个轮椅过来,直接办了住院。当时也没有床位了,临时加了一个床位在过道里面。”吴海蓝说,当天医院就要求张小薇验血、照肺部CT。

“我老婆住进医院一个小时之后,CT结果就出来了。医生悄悄和我说,肺部严重感染,需要隔离,叫我们家属就不要来了。”吴海蓝从医生的神情中看出了严重性,他怕妻子接受不了,就瞒下了,没有告诉她。

不知情的张小薇还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张住院照片,感慨流感病毒之厉害,让她“实在是顶不住了” 。

妻子住院三天后老公发病

此后,吴海蓝每天和妻子保持沟通,同时找各种理由搪塞不去看她。“因为没去看她,她很生气,两三天后就瞒不住了,知道自己要被隔离。”吴海蓝说,虽然妻子被隔离,实际上还是住在神经内科的双人病房,但只住了她一个人。

此时,疫情在武汉迅速蔓延。从得知妻子患上传染病,吴海蓝开始对自己和女儿的身体状况保持高度警惕。但一切都晚了,就在妻子住院三天后,也即知道自己要被隔离的那天起,吴海蓝感到身体有些不适了。

这一天是1月16日,有关传染病的消息已经在武汉渐渐流传开来。吴海蓝依然怀有侥幸心理,因为他的症状和妻子完全不一样,他没有头痛欲裂,仅是发烧。16日,39°!买药吃!17日,39.5°,高烧不退。

一直保持锻炼的吴海蓝对身体非常自信,却对这个疾病缺乏认识。1月17日他参加了一场演出。1月18日回办公室上班,但戴上了口罩。高烧让他精神非常不好,中午1点他就回家了,此后状况迅速恶化,让他始料不及。

推荐新闻
聚焦鹏城
人生百相
电影快讯

深圳热线 版权所有 © 1997-2019
粤 B2-20080137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粤ICP备08035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