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应谨防非银行金融类企业侵吞债务人房产

2020-03-23 14:14:12来源:网易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型冠状病毒席卷全球,我们伟大的祖国即刻出台了多项应对疫情的政策措施,以缓解因疫情突发对一些个人和中小企业主带来的困境,疫情突发后,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要求对受疫情影响暂遇困难的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各金融机构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以及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要求金融机构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灵活调整住房按揭、信用卡等个人信贷还款安排,合理延后还款期限,疫情期间因不便还款发生逾期的,不纳入征信失信记录。

随后国家银监护、保监会、人民银行、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再次联合印发了《关于对中小微企业贷款实施临时性延期还本付息的通知》第一条关于贷款到期本金安排明确到:对于2020年1月25日以来到期的困难中小微企业(含小微企业主、个体工商户)贷款本金,银行业、各金融机构应根据企业延期还本申请,结合企业受疫情影响情况和经营状况,通过贷款展期、续贷等方式,给予企业一定期限的临时性延期还本安排。还本日期最长可延至2020年6月30日。第二条关于贷款利息支付安排明确到:对于2020年1月25日至6月30日中小微企业(含小微企业主、个体工商户)需支付的贷款利息,银行业、金融机构应根据企业延期付息申请,给予企业一定期限的延期付息安排。贷款付息日期最长可延至2020年6月30日,免收罚息。延期利息的具体偿还计划,由银行业、各金融机构与企业主双方自主协商合理确定。

此外“对贷款到期的,做到应续尽续、无还本续贷,或给予展期安排,做到不抽贷、不断贷、不压贷、不缓贷。”2月4日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市发展改革委、市人力社保局、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和市卫生健康委等有关单位发布最新防控信息。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霍学文说,市地方金融监管局会同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北京银保监局、北京证监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迅速启动了金融服务快速响应机制,向辖内金融机构发出通知,及时调整相关监管和服务政策。可见政府对企业主的关怀和厚爱。

从政策字眼中我们发现,这里指的金融机构应当也应该包括依法在金融监管部门取得金融类资质许可的非银行社会金融机构,比如小贷公司、典当行等等,均属金融监管局管理,因为有相当一部分中小企业主的抵押借款是从非银行社会金融机构获取的,通过记者了解,不少中小企业主因为创业的资金需要,一时无法从银行获得贷款的时候,就会把自己的房子抵押给小贷公司、典当行、信托公司金等非银行金融机构获取贷款,一般每月须偿还借款本金总额1.5-2.5%左右的利息,疫情这个时候他们同样也因为疫情影响无法正常经营甚至出现资金链断裂,但是文件出台以后,这些非银行社会金融机构是不是会严格执行上述政策呢?

记者随后通过寻访发现,多位在不同社会金融机构用房产抵押贷款的小微企业主并未接到此类“相应政策”的通知,譬如毛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毛先生是一位企业主,说自己因为创业资金周转,把自己在北京双井桥附近的一套房子抵押给了北京宝瑞通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合同评估价值800万人民币,抵押给宝瑞通最高额只有300万人民币的使用额度,但自己只用了275万就被停止放款了,自己坚持每月还息从未中断,但不巧的是正逢合同到期需要归还本金的时候,突发全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自己公司本应回款的业务被迫停滞,资金链突然断裂,迫于无奈毛先生与宝瑞通公司再三协商,希望看在疫情的份上适当予以展期或者延后偿还本金,但随后等来的竟然是宝瑞通典当行委托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发来的“强制执行公正债务履行核实函”,这是什么意思呢,记者通过向律师了解到,强制执行证文书这是一个无需经过法院审判即可直接执行拍卖你的房产的一种“快捷”处理方式。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毛先生一家人坐立不安。

但是毛先生此时还正处于在河南老家管控隔离措施期间尚未复工,在疫情期间趁人不在如此操作,不免让人觉得有点不厚道吧,当然我们也希望北京市中信公证处作为国家授权主持公平正义的第三方公证机构,应当顺应国家抗疫大局、相应国家最新政策、与时俱进,特殊时期特殊考虑,设身处地的为企业主想一想,莫要轻易在此时助推非银行社会金融机构利用疫情期间侵吞债务人房产。多位律师均表示,中国法律有“不可抗力因素”的一面,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七条民事责任的免除: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或者造成他人损害的, 不承担民事责任。第一百五十三条:不可抗力的定义本法所称的 “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第107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或者造成他人损害的,不承担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17条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据不可抗力的影响,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责任。

还有更令人吃惊的是,按照宝瑞通向北京市中信公证处提请要求的违约金计算,毛先生因为疫情无法及时归还宝瑞通本金导致的违约金每月将高达41.25万,按此计算,每个月违约金41.25万,一年违约金就是495万,天呐,这比毛先生总借款275万还整整高出了近一倍,记者随后通过仔细查看,发现北京宝瑞通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与毛先生签订的《房产最高额抵押合同》中规定:如未按时还款导致的违约金计算方式是每日按照借款本金总额的千分之五计算,等于每天要承担违约金1.38万元,这一天的违约金要比记者一个月的工资都要高,整整超出了《典当管理办法》所规定最高利息的7.5倍。

律师告诉记者,如果宝瑞通顺利拿到北京市中信公证处出具的“强制执行公证书”那么毛先生的房产就可能随时被北京宝瑞通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强制执行拍卖,如果《房产最高额抵押合同》中规定的计算违约金,加上流程及拍卖期间的时间累积等不可预见性因素,估计最后毛先生搭上房子也很难弥补债务,房子也没了、钱也没了,这就是残酷的结果。这种违约金的算法跟“套路贷”有一拼了。

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北京宝瑞通典当行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7年7月15日,法定代表人高辉,典当经营许可证有效期至2019年04月22日,是一家较早成立的典当行。天眼查搜索显示其自身风险150条,周边风险132条,预警提醒41条。

我们普遍认为,非银行金融机构赢得市场靠的是公众口碑和信赖感,时下疫情当前,绝不应该因一时之急毁了自己多年以来建立的口碑和品牌,暂不论合同当时是怎么签订的如此高额的违约金,合同毕竟是冰冷的条款,但良知才是立法的本意。作为一个金融类企业,在这个全民抗疫的行动中,越是疫情当前越应当充分体现出金融类企业应有的社会情怀和道德,让公众看到一种温度和支持才是我们所期待的,因为我们都不能忘记一个事实,那就是每个金融类企业在享用着用每个消费者累积出来的社会财富的同时,也因当有着回馈消费者的深深感恩之心,而绝不是落井下石。

记者随后就此类似情况与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司法局等有关部门进行了联络询问,有关部门称将于近日研究答复。谨防非银行金融机构在疫情期间侵吞债务人房产,莫要影响了全民抗疫复工复产的社会热情,记者也将继续关注结果。为何对此提笔有感,只是希望疫情期间那些丢了生意、丢了工作、丢了信心的企业主们,不要再因此丢了自己的房子和家园,也希望相关部门和相关权力机构,能基于当下疫情和营商环境,多多帮助企业主重新找回复工的道路,让企业主们对复工复产重拾信心。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推荐新闻
聚焦鹏城
人生百相
电影快讯

深圳热线 版权所有 © 1997-2019
粤 B2-20080137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粤ICP备08035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