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会核发1家企业IPO批文

2020-05-23 10:36:52来源:

摘要【证监会核发1家企业IPO批文】证监会核发1家企业IPO批文,未披露筹资金额。(证监会网站)

近日,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以下企业的首发申请: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上述企业及其承销商将与交易所协商确定发行日程,并刊登招股文件。

相关报道:

206家IPO排队企业岔路口驻足:最后的“幸运儿”谁会是“拦路虎”

“我们有的项目就是平移,现在已经在加班加点改材料。一声令下,马上就要开始跑了。”沪上一名资深投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4月27日,创业板注册制枪响,两百余家创业板排队企业在岔路口驻足。

截至5月8日,已申报但未发行的创业板排队企业合计206家。根据此前证监会的安排,这些企业将被移交至深交所层面,由深交所按照创业板改革试点注册制的规则进行审核。

存量企业不适用“负面清单”的监管,试图将过渡期影响降到最低。

“主要是有一些做材料的压力。”券商人士坦言。

换一个角度,206家企业资质如何、后市会面临什么样的拦路虎,以及未来是否符合创业板市场的整体定位,仍值得项目操盘者思考。

统计数据显示,上述公司涉及55家投行,其中“黑马”民生证券储备创业板项目高达15家,仅次于中信建投的17家。

谁会是“拦路虎”

以往核准制下,发审委最常关注的拟IPO企业财务问题,或也仍将对注册制下的企业上市造成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206家排队企业发现,部分企业仍存在较严重的大客户依赖、外销占比较高、应收账款高、产能利用率较低仍要募资扩产等问题。

客户集中度较高往往易造成企业抗风险能力差,同时也是出现利益输送或财务造假等问题的高发地。

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年报数据中,有53家申报企业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超过60%,这些企业大多集中在下游行业集中度高的军工、通信、光电子、新能源等行业。

其中客户集中度最高的莫过于恒宇信通,其所在的军工电子行业进入壁垒较高,报告期内,恒宇信通的所有销售均来自固定的5个客户。2019年上半年,来自航空工业集团下属单位的销售收入更是占到了恒宇信通总收入的99.59%。

而与业绩集中度相“呼应”的是,公司的应收账款占比又颇高,2019年上半年,恒宇信通应收账款高达2.77亿元,是当期营业收入的近4倍,达到2.77亿元。而这两大特征让不少市场人士对公司的抗风险能力颇为担忧。

此外,仕净环保、天彦通信、南极光电子、捷强动力、翔丰华科技等公司也因为客户集中度高、赊销比例大、对大客户过度依赖等原因遭遇质疑。

此外,海外业务占比较高的申报企业,也曾被市场及监管机构频繁质疑业务真实性。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8年年报中,已披露海外业务收入的排队企业中,海外营收占总营收比重超过30%的为35家。

其中,更是有26家企业半数以上的业务来自海外,这引起了市场投资者的担心。

由于海外收入确认和企业信息无法有效查询,此前有通过关联交易调节利润的先例,监管层和市场对于海外业务占比较大的企业一向较为审慎。

较为典型的莫过于安联锐视,公司业务主要销往海外。

该公司主要从事前端摄像机、后端硬盘录像机和套装等视频监控设备的销售,2019年公司海外业务收入高达8.10亿元,占总营收(8.38亿元)的比重高达96.66%。

目前已是安联锐视第三次冲击A股,其在2018年9月遭发审委否决的主要原因之一,便是因为海外业务存疑。

发审委质疑安联锐视收入利润快速增长但毛利率持续下滑,以及境外销售收入与海关查询数据的差异金额较大、销售费用及管理费用率远低于行业可比公司等。

此外,金源照明、易点天下、玉马遮阳科技、沃福百瑞等上市公司均因海外业务占比过高被市场质疑。

润丰化工因业绩主要依赖出口退税问题遭遇“抨击”,海昌新材因客户集中海外可能受疫情冲击,首发申请遭遇暂缓表决。

最后的“幸运儿”

“我们有客户属于传统行业,本来听说创业板注册制想赶头一班,但负面清单发布后发现不符合定位。体量还比较大,目前准备去中小板或者借壳。”沪上一名资深投行人士告诉记者。

从这个角度来看,排队企业要幸运得多。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已经预披露但尚未上会或上会但暂缓表决的创业板申报企业合计183家,资产总额在亿元到千亿不等。

注册资本最小的无锡江南奕帆电力传动科技只有2800万元,已披露截至2019年资产总额最小的洛阳众智软件科技则只有1.6亿元。

而已披露数据中规模最大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截至2018年末总资产则高达1694.21亿元。

从业绩数据上看,各个企业的盈利能力也不尽相同。以2018年为例,营收规模横跨1.26亿元至1670.74亿元,净利润则从最小的1512.90万元(恒宇信通)到最大的55.17亿(益海嘉里)不等。

不过整体来看创业板申报企业的盈利能力普遍较强,2018年净利润低于三千万的企业仅3家,而高于5000万元的则高达168家,其中更有25家企业2018年净利润水平过亿,在财务数据上均满足创业板征求意见稿中的上市条件。

从行业分布上来看,183家企业主要来自于45个证监会行业,以高新制造业或信息服务业为主,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高达27家,专用设备制造业和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分别为15家,专业技术服务业则有10家。

但其中也不乏畜牧养殖、房地产、有色等传统行业。

如4月10日获受理的宁夏晓鸣农牧,主要从事种鸡、蛋鸡养殖,2019年总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5.39亿元、1.11亿元,但公司2017年为亏损状态。2019年6月25日获受理的深圳特发服务则主要从事涵盖高新科技园区、商业综合体、政府机关、学校、住宅等多种类型的物业管理服务。

根据深交所安排,在审企业中属于“负面清单”行业的可按照“新老划断”原则,向深交所申报在创业板上市,不受注册制改革方案的影响。

但对于后续即将申报的企业,或将面临行业限制,重新考虑上市地的选择。

监管要求,包括农林牧渔、农副食品加工、采矿、食品饮料、纺织服装、黑色金属、电力热力燃气、建筑、交通运输、仓储邮政、住宿餐饮、金融、房地产、居民服务和修理等传统行业,原则上不支持属于上述行业的企业申报创业板上市。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监管层了解,上述负面清单也并非“一刀切”,传统行业可与“四新”作融合。

5月15日,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就是说要是纯粹做传统行业的,是暂不推荐的,如果说传统产业与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深度融合了,已经转型了,那么是可以考虑上创业板的,得符合四新的标准。”

投行从容改材料

除了拟申报企业之外,上市发行条件的变化,也将使中介机构业务生态发生变化。

目前来看已受理但未发行的创业板申报项目中,大券商虽然仍具有较强的项目储备优势,但部分中小券商正在奋力迎头赶上。

证监会披露的206家排队企业中,项目储备排名前五的券商分别为中信建投、民生证券、中信证券、海通证券、国金证券,分别有17、15、14、13、10个项目在创业板排队。

此外,长江证券、东兴证券、国元证券等中小券商表现也颇为亮眼,分别有8个、7个、5个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不少中小券商的项目储备都体现出较强的区域特征,如安徽省券商国元证券虽然规模不大,但公司依托于地域优势,深入开拓本地项目,在投行市场战绩颇丰,目前其储备的5个创业板项目中,有三个都为安徽本地企业,另外还有1家企业(方正汽车模具)则来源于邻省浙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尽管创业板改革暂停了申报企业的受理和审核进度,且出现发行上市条件变化等情况,但投行似乎并不慌乱。

“新的IPO材料可能只是部分文件形式有些调整,实质性内容与之前的基本一致。这种关注问题会跟之前的回复保持一致。”华南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

“例如对于外销占比较高的,监管部门主要关注业绩真实性以及当前全球疫情对其海外销售的影响,关注企业的业绩稳定及持续经营。”该投行人士进一步指出。

其预计,和之前相比,主要是一些细节问题有待调整,比如招股书格式准则等申报材料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动,“目前具体细则还没出,当然,这也都是操作层面的问题”。

一名资深券商投行人士也表示:“关注的问题、风险提示变化应该不大,主要就是审核速度快一些,以及从报到证监会到报到交易所了。”(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7×24小时股票开户,免费获取“短线雷达”,手把手带你捕捉热点龙头

(文章来源:证监会网站)

来源:东方财富网

推荐新闻
聚焦鹏城
人生百相
电影快讯

深圳热线 版权所有 © 1997-2019
粤 B2-20080137 广东省通信管理局 粤ICP备08035188